求是網:他們的事跡和貢獻將永遠寫在共和國史冊上

發布時間:2020-10-16 信息來源:默認部門

  20世紀50年代,剛剛誕生的新中國百廢待興,面對當時的國際形勢,黨中央高瞻遠矚、審時度勢,果斷作出了獨立自主研制“兩彈一星”的戰略決策。在黨中央統一部署、統一領導下,從全國26個部委、20多個省區市、1000多家單位抽調精兵強將參與研制、集中攻關,形成了全國一盤棋干事創業的強大合力。短短十余年時間,“兩彈一星”從構想變成現實,這是中國人民在攀登現代科技高峰征途中創造的人間奇跡,充分體現了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社會主義制度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越性。

  “干驚天動地事,做隱姓埋名人。”在為“兩彈一星”驚世偉業奮斗的過程中,無數研制工作者以身許黨,以身許國,默默奉獻,用自己的智慧、青春、熱血乃至生命,鑄就了熱愛祖國、無私奉獻,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大力協同、勇于登攀的“兩彈一星”精神內核,鑄就了“兩彈一星”的不朽豐碑。他們身上展現的忠誠、執著、樸實的鮮明品格永遠激勵著后人前進,他們的事跡和貢獻將永遠寫在共和國史冊上。

  “科學雖然沒有國界,科學家卻是有祖國的”,我國原子能科學事業的開拓者和奠基人錢三強婉拒恩師約里奧—居里夫婦的挽留,在茫茫大海上顛簸一個月零八天后回到闊別11年之久的祖國。在祖國需要的時候,以錢學森、錢三強、王淦昌、鄧稼先、朱光亞等“兩彈一星功勛獎章”獲得者為代表的科學家,毅然放棄國外優厚的科研生活條件,懷著對國家民族的一腔熱忱,沖破重重阻撓,義無反顧回到祖國。

  “我要調動工作了,今后恐怕都照顧不了這個家。”在接受研制原子彈歷史重任的那天晚上,鄧稼先對妻子說,“我的生命就獻給未來的工作了,做成了這件事,我的一生都會過得很有意義,就算死了也值得”。他毅然走進茫茫大漠荒灘,銷聲匿跡整整28年。1985年他終于回來了,此時已是一位61歲的白發老人,一位癌癥晚期病人!1986年7月29日,鄧稼先離開了,臨終時留下最后一句話——“死而無憾!”

  老一輩核工業人在極其艱苦的環境下,攻堅克難,自主創新,成功掌握了原子彈、氫彈、核潛艇等國之重器的關鍵核心技術,挺起了民族脊梁。1964年10月16日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1967年6月17日我國第一顆氫彈空爆試驗成功,1970年12月26日我國第一艘核潛艇下水。上圖左為原子彈爆炸情景,右為氫彈爆炸情景;下圖為核潛艇航行場景。 中核集團供圖

  彭士祿是我國第一任核潛艇總設計師,在急性胃穿孔手術切除3/4的胃后,他忍著劇痛說,“我喜歡這個工作,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就是死了也是值得的”。

  郭永懷,被稱為中國核武器研制初期的三大臺柱之一,也是我國近代力學奠基人之一。他說:“我們這些人早在回國的時候,就把名啊利啊放在一邊了。”當乘坐的飛機遭遇空難時,他為了保存重要數據資料,與警衛員緊緊抱在一起。當人們費力地將被燒焦的遺體分開時才發現,那只裝有絕密資料的公文包竟安然無損地夾在他們胸前。郭永懷和他的警衛員,為了即將升騰的“蘑菇云”,用這種極為壯烈的方式為國捐軀。在郭永懷犧牲22天后,我國第一顆熱核導彈爆炸試驗取得成功。

  除了這些科學家,還有當年在草原和戈壁灘上默默奉獻的眾多普通建設者。他們來自五湖四海,都懷著舍家為國的共同心愿。包頭核燃料元件廠所在的戈壁灘,最初只有一口井、一棵樹,風沙最大時人們需頂著盆出門。在這種環境下,第一批建設者們用肩膀把鋼筋沙子扛到廠區建成廠房,在簡易倉庫里攻關,以極致的精打細算節省物資,為原子彈爆炸試制出關鍵部件。在研制“兩彈一星”過程中逐步建立起來的“五廠三礦”,使我國在20世紀70年代初就成為世界上為數不多的幾個擁有完整核工業體系的國家之一。

  “兩彈一星”的研制成功令世界矚目,極大地增強了中國人民的自信心和自豪感。正如鄧小平同志所指出的:“如果六十年代以來中國沒有原子彈、氫彈,沒有發射衛星,中國就不能叫有重要影響的大國,就沒有現在這樣的國際地位。這些東西反映一個民族的能力,也是一個民族、一個國家興旺發達的標志。”

无码AV波多野结衣